大明江山 第十章 终究不是一路人

[复制链接]
1081 0
       听闻可以诛杀彭大,挤走朱元璋,孙德崖一时大喜,急问道:“先生有何妙计?如何能挤走朱元璋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;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。破贾鲁、平定远,此番再救得郭子兴,朱元璋自是风光无限,教别人如何自处?听闻那郭氏兄弟与张天佑、刘盛及一众大小将军,多对其心有怨念,你我正好于中取事,只须略施小计,便可使其无法立足。郭子兴所依赖者,朱元璋也;能赶走朱元璋者,则必郭子兴耳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喜道:“先生所言极是。只是,如何能教郭子兴赶走那朱元璋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缓缓说道:“可使人去军民中暗自传言,说‘军中可无郭元帅,不可无朱将军’,只这一句话,你料郭子兴闻言会作何想?此处,正是用那刘盛之时,其艳羡朱元璋功劳,早已势不两立,又有马秀英那一番过节,必效死力,欲置之死地而后快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大喜,拍掌笑道:“妙极,妙极。先生这一句话,正是郭子兴死穴。纵使朱元璋再有手段,总也逃不出人情世故。”
       赵均用起身说道:“你俩人兀自说的高兴。我来问你,如何才能诛杀彭大那厮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心中不解,问道:“元帅与那彭大共事多时,何以竟如此恨他?”
       赵均用嗤道:“彭大这厮是个假斯文,开口便讲天道伦常,处处与我作对,若非其不听我言,那时徐州岂会如此惨败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要诛彭大,有何难哉?郭子兴有朱元璋,彭大没有朱元璋,其于濠州,岂不是个活靶子?何时看其碍眼,拿来除掉便是,你还怕他去梦里咬你一口不成?。”
       赵均用叹道:“你这厮着实可畏,一条舌头能杀人于无形,比我腰间钢刀还要锋利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轻笑不言。
       郭子兴那晚巡毕回府,被人从后偷袭,昏倒在地,醒来时已被囚于这座破败院落。看守院子的五名汉子,服色各异,俱都粗壮,对郭子兴不杀不问,只是打骂,问什么也不作答。郭子兴缺吃少用,却不知所为何来,时而焦躁、时而愤怒、时而羞惭,几欲崩溃,之后,终于横下一条心来,无非一死而已,暂脱杂务缠身,强自镇定,倒也自在。这时,正拿一块黑炭在墙上抄写岳武穆的《满江红》,忽听房外院中脚步声杂乱,郭子兴急忙俯身窗下向外张望,却见孙德崖携同戴敬贤阔步来至院中,身后紧随着数十名精壮士卒。
       守院子的那五名汉子见孙德崖进来,急忙赶上前去,伏地参拜。
       孙德崖将手一挥,喝道:“给我拿下!”话音方落,十数士卒抢将上去反剪双手,将那五人俱都捉了去,有人喊道:“我等无罪。”其一言未毕,早被士卒拖出了院子。孙德崖看了戴敬贤一眼,沉声说道:“速去破开房门,救我郭兄脱困!”
       数名军卒抬过院中一段木桩,合力去撞,那门连框应声倒地,屋内一时尘土大起。
       孙德崖快步入内,见郭子兴衣不蔽体,血污满身,急忙伏地跪拜,而后拱手说道:“郭兄受苦了,孙某之罪也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不禁惊异,怪问道:“孙元帅何故行此大礼?赶紧起身说话。”
       这时那戴敬贤方才进屋里来,扶起孙德崖,向郭子兴拱手说道:“那日我营中有人酒后失德,欺负店家,被郭兄责罚。这几人一时鬼迷心窍,竟趁夜掳了郭兄来这里,欲要报复。我本不知有此一节,是你帐下朱元璋探得此事,来报于孙大帅。我多方查问,方知原委。我等来的迟了,万望郭兄赎罪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心下不免疑虑,望着戴敬贤,自语说道:“居然会是这几个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这几个已被捉住了,能跑哪里去?回去慢慢审问不迟。连日来郭兄受苦了,还是先回去调理身子要紧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说道:“也好。”由他二人扶着走出了院子,边走边自语道:“这几人居然有这般胆色?”
       外面早有一顶轿子候在那里,戴敬贤说道:“恐怕郭兄身子虚弱,不便骑马,孙大帅特意弄了这顶轿子来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拱手谢过,乘入轿中,孙德崖骑马先走,余皆紧随其后。
       戴敬贤陪在轿旁,说道:“郭兄帐下的朱元璋,有勇有谋,有情有义,堪称大才,被全城军民拥戴,实是郭兄之福,教人羡慕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只是打个哈哈,并不回应,戴敬贤也不再多言。
       这轿子七拐八拐,终于落地,闻听孙德崖在外说道:“请郭兄下轿。”郭子兴掀开轿帘,见孙德崖躬身相候,戴敬贤下了马来赶紧过来搀扶,再看时,却是到了孙德崖帅府之外。
       郭子兴问道:“怎么到了孙帅这里来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扶其出轿,回道:“这般光景回去,恐嫂夫人揪心,又恐惹人非议,孙元帅之意,不若先在这府上整理一番,养足了精神,明日再回去。我自会着人去那边报个平安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自知狼狈,看看天色已晚,乃不推辞,由戴敬贤扶着,随入府去。
       孙德崖教家奴烧来热水,帮郭子兴洗浴了,亲自送了几件衣服来,装束齐毕,有人报说那边厅上酒宴已备。
       几人过去,都坐定了,孙德崖端起酒杯起身说道:“这杯酒先敬郭兄。此番郭兄因我而受此大难,实在是令我心下不安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也端了酒杯,起身谢道:“若非孙帅相救,郭某仍身处囹圄,在此谢过。”
       二人喝罢酒都坐下来,孙德崖说道:“郭兄要相谢,当谢那朱元璋,若非此人,我岂知郭兄之事?此人雄才大略,轻财好义,被满城军民拥戴,实在是实至名归。恨我孙德崖身后无这等人才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说道:“我知孙帅久有招揽重八之心,不知结果如何?这个和尚如今倒成了香饽饽,谁能料得?”
       孙德崖说道:“明人面前不说假话,似这等人才,谁不爱之?我曾许以千金,更兼副帅之职,不知其做何想,只说是召之即来,恐惹人笑话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嗤笑道:“你倒舍得本钱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接口说道:“似朱元璋那般手段,又被人拥戴,不要说本钱不本钱,其若想要统领濠州,做个大元帅,谁能拦得住?”
       郭子兴一时无言。
       推杯换盏之下,孙、戴二人三句话不离朱元璋,郭子兴闻之心烦,推说劳累,乃散席,回入客房。躺在床上,熄灭了灯,却无法入睡。回思今日之事,觉得蹊跷,但却毫无头绪。未几,却听房外二人闲话。
       一人说道:“郭帅是客,来照顾他原本应该,只是元帅要我等彻夜不眠,随时侍奉,显得刻意了。”
       另一人说道:“郭帅原本是大富之人,散尽家财招募义军,甚为我们孙帅敬佩,如今其手下又生出一个朱元璋来,好比如虎添翼,岂不教人羡慕?”
       先前那一人笑道:“羡慕什么?那营中都在说:军中可无郭元帅,不可无朱将军,如此一来,郭帅岂不是白白忙活一场,空为那朱元璋做了嫁衣裳?”
       另一人急道:“且莫高声笑,若惊扰了郭元帅,可是不得了的事。”
       那二人就此便都压低了声音,私语一晚,却不知说了什么。
       郭子兴心中不免五味杂陈,一夜未眠。
       朱元璋作势逼迫孙德崖交出郭子兴,虽是觉得胜券在握,终究心中忐忑。晚间,得孙德崖遣人来报,知郭子兴已经脱困,心中大喜,寻见贾炽,一同报入后堂。二人再来寻彭大时,却不在府中,说是营中有人盗卖粮草,彭元帅亲自去查办此事了。二人只好作罢。
       次晨,郭子兴过来辞别孙德崖。孙德崖再三挽留,郭子兴执意要走。戴敬贤去弄了一乘轿子来,郭子兴拜谢不受,骑马而回。朱元璋得报,急与贾炽列队迎出,接入帅府,都见了礼,拜辞而去,请郭子兴静养。朱元璋这才传话使汤和、丁辽二人入城。
       小张夫人拉着郭子兴不自禁喜极而泣,诉知营中之变,不免盛赞朱元璋,郭子兴仰头叹道:“福耶?祸耶?”张夫人不解,见其面色凝重,也不敢问。
       是夜,郭子兴唤来贾炽与朱元璋二人,备了礼物,一同去向孙德崖致谢。
       孙德崖正与戴敬贤二人闲坐,闻门卒入报,戴敬贤笑道:“来了。”孙德崖拱手笑道:“军师高见。”二人相视一眼,出门迎去。
       郭子兴三人到在廊下,直觉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,不免面面相觑。
       孙德崖假作不见,亲来扶着郭子兴入内,张罗三人落座,相互寒暄几句,即命上茶。
       茶罢,郭子兴起身拱手说道:“此番郭某临难,多亏孙兄出手相救,今特来拜谢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亦即起身,躬身说道:“岂敢。我营中之人冒犯郭兄,实是在下之罪也。幸而元璋兄弟发现端倪,我戴军师四下巡查,这才不至酿下大祸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说道:“奸人犯上,合该千刀万剐。孙兄何罪之有?”请其落座。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那日听闻郭兄被难,我孙大帅寝食难安,及至捉拿凶徒归案,乃亲自审讯,都已问的明白,只为郭大帅泄愤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气往上冲,问道:“那几人何在?我倒想问问,这几个贼子何以这般胆大包天!”
       戴敬贤站起身来,抬手击掌三下,门外七名军校鱼贯而入,前六人每人手中端着一个托盘,各有红巾盖着。
       郭子兴怪问道:“此是何物?”
       孙德崖说道:“打开来,给郭元帅解气。”
       最后那名兵卒应道:“是。”走上前去,依次掀开红巾,却是几颗人头。还有最后一个时,戴敬贤挥手制止,说道:“便是这五个贼子冒犯郭兄,孙帅已问的明白,恨其歹毒,怒而杀之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叹道:“我那日责其军纪,并无私仇,其何以一愚至此,召此杀身之祸。”走上前去,都盖上了。又问道:“最后这个是谁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示意将其打开,红巾之下覆盖着的赫然竟是彭大之头。
       郭子兴大吃一惊,不自禁后退几步,问道:“这是为何?彭元帅也要害我?”
       贾炽暗自心惊,目视朱元璋。朱元璋急忙走上,扶郭子兴入座。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此人便是主谋。其欲吞并郭兄人马,乃唆使他人暗害郭兄。这几人俱已伏法,交代的清清楚楚,证据确凿,来往书信俱在,彭大那厮拒不认罪,兀自口出狂言,说要觐见明王,状告你我欲守城自立而罔顾明王大义。赵元帅恨其毫无情义,盛怒之下,一并杀了。我孙帅自会呈书明王,诉告彭大作乱之罪。”说罢,去彭大那托盘上拿过一封书信,欲要递交郭子兴。
       贾炽见那书信满是血污,知其必然不能辨认,乃挥手止之,说道:“我等俱信孙元帅、戴军师之言,不必看了。郭帅大仇已报,其余之事,还劳戴兄费心。”拱手拜谢。
       戴敬贤道:“何须客气。”即命军卒将这几个首级传谕军中,以为犯上作乱者戒。
       郭子兴连遭变故,只觉胸闷气短,当即告辞。孙、戴二人亲送出来。
       三人上马作别,戴敬贤忽的说道:“朱兄弟可否留下一叙?”
       郭子兴哼了一声,调转马头,先自去了。贾炽望了一眼朱元璋,随之而去。
       朱元璋不免一怔,急忙说道:“我尚有军务在身,就此别过。”拱一拱手,急忙打马去追郭子兴。
       孙德崖与戴敬贤相视一笑,携手回府去了。二人诛了彭大,做贼心虚,一时强自收敛,向郭子兴送医送药,其心之诚,溢于言表。
       赵均用私下联络,想要收复彭大旧部,被贾炽识破,尽力安抚,使彭大人马俱归于郭子兴。
       郭子兴名下人马骤增,为示恩宠,对所属将佐俱都封赏,唯只朱元璋一人,心中犹疑:封赏少了,难显情义;封赏多了,恐其心生二意而不受管束。因此踟蹰不决。有亲近之人,如丁辽、汤和等,皆替朱元璋鸣不平。戴敬贤使刘盛四下拱火,继之唆使郭天叙、郭天爵兄弟将军中传言报于郭子兴。郭子兴心中恨意日增。
       朱元璋恐日久生变,心下不安,来寻贾炽,问道:”于先生眼中,重八是何等样人?“
       贾炽答道:”有情有义之人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又问道:”于元帅眼中,重八是何等样人?“
       贾炽又答道:”有情有义之人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垂头说道:”自投军而始,我自问并无私心,何致军中见疑至此?“
       贾炽说道:”非军中见疑,实元帅见疑耳;又非元帅见疑,实郭氏兄弟恐日后无立足之地耳。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,此乃人性之常。于万人中,元帅自会独宠你朱重八;然相较于郭氏兄弟,你道大帅该如何取舍?我看你赳赳男儿,必不至记恨元帅吧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伏地而拜,说道:“重八自幼孤苦无依,粗鄙卑贱,幸得大帅垂爱,使重八知道原可做个有用之人,心中感激不尽,何来记恨?而军师待我情深意重,我自心知。无军师抬爱,何来今日之朱元璋?二位大恩,我自刻骨铭心,不敢梢忘。只是为今之势,我该何去何从,请先生为重八一决!“
       贾炽沉吟半晌,终于叹道:”我郭大帅宽仁侠义,殊非常人,然身处乱世,统数万之众,有妇人之仁而无争雄之志,有救民之愿而无治事之能,终非天纵英主,有二位少帅在,你朱重八于濠州难有出头之日。以我之见,你不若暂退乡里,以观时变,胜过空居濠州而一筹莫展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长叹一口气,说道:“就依先生之言。重八今夜便去辞别元帅,且归钟离。”
       贾炽随即将此事报于郭子兴。郭子兴长叹一声,垂头无言。是夜,朱元璋前来帅府辞行,郭子兴避而不见。朱元璋乃留书一封,交于张夫人。
       次日天晓,朱元璋换上寻常衣服,只拿了一口刀,出门欲走,却见马秀英正候于门外。
       马秀英视其说道:”听闻二娘说将军要走,特来相送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谢过,说道:”马姑娘多多保重。“
       马秀英将手中包裹递于朱元璋,说道:”将军往常尽将赏赐等物分拨给了别人,这是我与二娘平日里攒下的些许银两,将军留在身边,或有用处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推辞不过,乃受。却见汤和拉了两匹马过来。马秀英拜辞,含泪而去。
       汤和说道:”军师恐你此去孤单,嘱我相随。“二人相拥大笑,上马而走。
       二人回归故里,同乡徐达、耿君用、周德兴闻风聚来,幼时玩伴,为生计所迫而聚少离多,今日得见,俱都大喜过望。
       徐达说道:“朱大哥如今名扬四方,再不是昔日的重八哥了,小弟正欲去军中相投,你们偏就回来了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喜道:“我身在军中,时常念及乡中兄弟。如今天下大乱,正用英雄之时,你徐达性情刚毅,又有一身好武艺,若去投军,必有一番大作为。”
       耿君用笑道:“你们现如今都回来了,还投什么军?我们来投重八哥了。”
       周德兴笑道:“正是,正是。郑遇霖、郑遇春兄弟传话给我,说随后便来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笑道:”都是好兄弟,只是我这两间破草屋,何以容纳这许多好汉?岂不怠慢诸位?“
       徐达说道:”自家兄弟,有什么怠慢不怠慢。那时贾鲁兵败,吓得彻里不花仓皇逃遁,一应物品扔的到处都是,被我捡了一些回来。我们先将这院子收拾一番,张龙、陈桓二人正在整理需用物品,一会儿便送过来。我们在这里扎起军帐便可容身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笑道:”如此最好。“俱都拍手称快。
       未久,张龙、陈桓二人率同乡民已将物品送至,大到军帐粮草,小到笔墨纸砚,居然应有尽有。方才支起军帐,郑遇霖、郑遇春二人带了酒肉过来,众人不禁相视大笑。
       之后数日,又有唐胜宗、陆仲亨、陈德、顾时、谢成、李新材等六人聚来,众皆大喜。朱元璋将身上银两交由汤和支用,每日饮宴,好不快活。
       忽一日,难民大至,探问之下,知是颍州沈丘察罕帖木儿与信阳罗山李思齐同谋袭取罗山,因恨民众多曾支持明教,乃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致使那一带民众流离失所,无家可归。
       朱元璋闻之大怒,与众人说道:”元廷害民如此,不反待何?“众人皆都称是。遂竖起招兵白旗一面,上书”救民“两个大字,另有榜文驰报各道。
       郭子兴闻听朱元璋招兵之事,心中怏怏不乐,唤贾炽对饮,说道:”念及元璋之事,实觉寡恩少义,操之太过。然往事不可追,如之奈何?“
       贾炽应道:”元璋年富力强,胸有大谋,逢此乱世,前途不可限量。他之一去,于元帅虽失了一员猛将,却多了一条路来,未必便是坏事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心下稍平,当下命人将元璋所余各物都归置了,及马三百匹、银五千两一并送去,这才心安。
       这日,朱元璋正同众人讨论天下大势,有人入报:”有濠州郭元帅帐下之人求见元帅。“唤入看时,知是郭子兴亲随,乃请入座。
       那人说道:”郭元帅因念及朱将军,乃将将军往日所余物品,及战马三百匹、银五千两一并送来。于路却被一伙山贼抢去,特来报知将军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向汤和说道:”郭大帅虽耳活心软,终是待我不薄。“
       徐达早已执刀在手,问道:”何处山贼,竟敢劫掠朱大哥这许多马匹银两?“

举报 使用道具

回复
推荐阅读
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陆小凤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股市中你所操作的个股随时都有可能拉涨停。涨停后是去是留,涨停盘中打开了何去何从?
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陆小凤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  炒短线最重要的是选择时机,看准了就应立即操作,容不得半点儿犹豫。因为有的时候,
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陆小凤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  无量涨停板,指的是涨停当日成交量非常小,日换手率低于5%。这里的“无量”并没有固
熊市选股技巧
陆小凤熊市选股技巧
在熊市中并不是没有股票可做,有些股票也是涨得不错的。所以如果想在熊市中操作的
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云淡风清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黑铁级,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。 这个时间段封死涨停的股票其主力实力非常一般,或者
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陆小凤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  在反弹行情中选股时,应选反弹走势形成之前跌幅较大的股票。这种跌幅较大的股票被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建议微信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图文热点

更多

社区学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