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江山 第九章 决裂

[复制链接]
477 0
       朱元璋方才抽刀在手,房门开处,孙德崖、赵均用、戴敬贤三人已鱼贯而入。
       孙德崖向彭大略一施礼,开口说道:”听闻郭帅失踪,今特过营探问。不知此时如何?“
       贾炽说道:“连日无事,我大帅安居府中,足未出户,孙帅休听外人乱言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嗤的一笑,继而说道:“我已打探仔细,贾先生休要瞒我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接道:“同城为事,义同兄弟,倘无确实消息,岂会冒然一问。贾军师何故见疑?”
       贾炽见已是不可回避,乃缓声应道:”似孙帅之言,必知我郭大帅下落。“
       孙德崖急忙摆一摆手,说道:”只是闻听郭元帅失踪数日,却不知其身在何处。“
       彭大环视孙、赵二人,缓声说道:”听闻子兴原是被你几个掳去,可有此事?“
       孙德崖不免一惊,佯问道:”你我同守一城,亲如兄弟,彭兄何故见疑?“
       彭大冷笑一声,说道:”舍你孙德崖与赵均用二人,濠州城哪个敢动郭子兴?“
       孙德崖一时无言以对。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”且关了房门再说,休教外人听到。“去关房门时,偷眼向外看去,但见密密麻麻,此处营房已被围的水泄不通,本营值守的兵卒,俱都不见了。
       赵均用见彭大怒目而视,也即冷笑一声,缓步趋近。彭大心知不对,口中兀自问道:”你待怎地?“
       朱元璋抢上两步,隔在彭大身前,探左手去一把拉过戴敬贤,问道:”外面怎会有这许多人马?“
       戴敬贤见他右手钢刀,支吾道:”我们本有公干,路过此处,知你几个都在,是以过来探问郭元帅安危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”既有公干,赵元帅与孙元帅可先去,戴先生可暂留这里,我有话要说。“
       孙德崖问道:”你有何话说?“
       朱元璋应道:”大帅曾言想要元璋过营相助,我本感念郭帅知遇之恩,今郭帅已不在,元璋区区千户,无权无势,将如何自处?念及二位厚谊,我想留戴先生详议此事。“
       彭大闻之大怒,喝道:”都说朱元璋忠义双全,却想不到是这般无耻角色。见风使舵,真小人也!“
       朱元璋沉声说道:”你懂什么。贾先生,将其拖至一旁,休教他坏了我大事。“
       贾炽见不是头,死力将彭大拉开,避过赵均用,彭大口中兀自不休。
       孙德崖怪问道:”元璋兄弟,你果真能弃郭子兴而就我孙德崖?“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“人多嘴杂,反倒难以说的明白,大帅可先退去,容我与戴先生详谈。”说话间,手中钢刀有意无意的已抵近戴敬贤。
       戴敬贤慌忙说道:“大帅且退,容我二人商议之后,再做计较。”见孙德崖兀自迟疑,又说道:“大帅听我一言,不会有错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说道:“即如此,我们且先去了,静候佳音。”拉了赵均用出去,约束人马,回营去了。
       朱元璋又说道:“彭帅身居高位,岂知军伍劳苦,我以自己前程为计,有什么君子小人?你们且去顾好自己的事,休要管我。”
       贾炽会意,拉了彭大出来,赶回帅府,调兵遣将,防孙德崖再出变故。
       此时,房内只余他二人。朱元璋放下手中钢刀,躬身一拜,请戴敬贤落座。之后,又去冲泡了一壶茶来,都斟上了,这才落座。
       戴敬贤强自镇定,笑道:“朱兄弟,尽可放宽心,他们都已去的远了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也笑道:“戴先生临危不乱,明察秋毫,朱教元璋佩服不已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朱兄弟机变,才真是令人敬佩。你今日非但救了彭大、贾炽,还救了我等三人,还有濠州。我自愧不如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拱手谢道:“先生过誉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我们今日来,本欲迫彭大就范,整肃各军,以保濠州。不料朱兄弟孤胆若此,坏我计策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“元璋昔日凭着一个碗游历数载,惯见生死,这般世道,当真是命如草芥,妄求不得。或能活的尽意,死的其所,是我之愿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叹道:“兄弟真乃通透之人。此生不能与你为友,实是一件憾事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拱手说道:“先生谬赞,元璋如何担得起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我知你并无投效孙帅之意,适才重拾这个由头,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。孙帅与赵帅俱鲁直之人,若非此番变通,倘硬顶起来,必然是个鱼死网破,徒使元军落得渔翁之利。明人面前不说假话,适才俱是剖腹见心之言,我之生死去留,皆由朱兄弟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“各为其主,本无可厚非。元璋此时便送先生回府。惟愿戴兄念濠州疾苦,劝孙帅勿生杂念,力保濠州,倘若能够寻回郭帅,仍是一家兄弟,合当通力对敌才是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点头称是,拱手拜辞。朱元璋扶其上马,送至营外,拱手作别。
       彭大向贾炽抱怨半晌,不听贾炽解劝,见朱元璋回来,嗤道:“郭子兴当真是有眼无珠,无识人之眀,如何坐镇一方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礼毕说道:“适才那三人率军围困,实欲图我三个,大帅何无知觉?”
       彭大笑道:“但凭我在,赵均用与孙德崖二人哪个敢动?”品一口茶,继而指之戏道:”宋人苏洵《心术》中有言道:为将之道,当先治心。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,然后可以制利害,可以待敌。你可倒好,泰山兀自未倒,你已大惊失色。临阵投敌,亦为变通之道乎?“
       朱元璋厌其迂腐,正待出言讥讽,有门卒入报道:”夫人携二位公子来前厅要见贾军师与朱千户。“二人慌忙出门迎入。
       小张夫人同郭天叙、郭天爵、马秀英、郭令仪、张天佑几人到在堂上,相互见礼已毕,都坐了。张夫人说道:”他们几个惦念大帅安危,都来问我,我一妇道人家,能有何主意?因之领了他们来见诸位。“
       彭大说道:”有我彭大在,好歹要寻回子兴兄弟。夫人可宽心静候。“
       郭天叙拜道:”有大帅此言,始能使人安心。“
       张夫人问道:”可是已有大帅消息?“见贾炽摇了摇头,略一叹息,乃又望向朱元璋。
       朱元璋见马秀英眼里尽是期盼之色,乃回道:”稍许有些眉目,尚无确切消息。夫人若信我言,但请安坐静候,大帅必然无恙而回。“
       马秀英说道:”拜望朱将军了。“
       那几人辞去,彭大问道:”你有何计较?“
       朱元璋回道:”我有一计,只是还须详细揣摩,若是定了,自会说出商议。“便即辞出,回营去了。
       孙德崖正与赵均用于帅府相候,见戴敬贤回来,急问道:”那朱元璋真有投我之心?“
       戴敬贤回道:”朱元璋岂会过来投我,其适才所言,不过缓兵之计罢了。“
       孙德崖不禁垂头叹息,说道:”郭子兴已在我手,彭大被孤立,郭氏兄弟与那张天佑俱非有用之人,刘盛又受我恩惠,我思来想去,所患者仅朱元璋一人而已,其不投我,如之奈何?“
       赵均用说道:”适才我若一声令下,教军丁抢入去,其纵有三头六臂,也必死于我乱刀之下,何须听其啰嗦?如今悔之晚矣。“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”我今日之兵,只为迫彭大就范,非为杀人。若只顾杀人,城中必然大乱,于我无益。“
       孙德崖问道:”你知其所言非真,何以诳我引军先回?以致错失良机?“
       戴敬贤回道:”适才若要杀他几人,易如反掌。只是,那朱元璋手握利刃,做破釜沉舟之状,一旦撕破脸皮,我们三人哪个回得来?不过是个鱼死网破罢了。其人看淡生死,又在血海里滚过几遭,莫看他口中念佛,刀起处,必然翻脸无情。“
       孙德崖与赵均用闻其言,细思适才场景,面面相视,不禁吃惊。
       次晨,朱元璋苦思一夜,方欲去寻贾炽,出门来却见马秀英正候于门外。
       马秀英迎上来,急切问道:”又是一夜,将军可有良策?昨夜里,二娘悲切一晚,使人心碎,望将军早作定夺。“一言未必,泪已涌出。
       朱元璋见她两眼通红,憔悴异常,心下不忍,伸手去拭了她脸上泪水,遂横下一条心来,说道:”且随我来。“拉了她手便走。
       贾炽见他二人模样,问道:”何以如此急切?“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”大帅之事,只怕夜长梦多,我今欲纵兵去胁迫孙德崖交出大帅,先生可整备兵马,以防不测。“
       贾炽视之说道:”务要小心从事,我与秀英在帅府置酒相候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”至午时,我若不回,便不用等了。只望先生务要护得帅府周全。“将马秀英之手交予贾炽。
       马秀英闻言大骇,强忍住哭声,望着朱元璋,不住哽咽。
       朱元璋向她说道:”我自会小心,你听凭先生安排便好。“一时不忍心再看她,向贾炽拜辞而出。先使人去向城外汤和、丁辽二人传话,又亲去点了一千劲卒,径往孙德崖帅府而去。
       孙德崖等三人正在厅上议事,忽听厅外嘈杂,正要唤人询问,却见朱元璋一人阔步而入。三人不禁吃惊。
       赵均用略一愣神,手握腰间刀柄,欲起身叫人来捉拿朱元璋。戴敬贤急忙拉住了他。
       朱元璋拱手说道:”朱元璋有事来求赵元帅、孙元帅。“
       戴敬贤惊魂稍定,缓声问道:”但不知朱兄弟有何事相求?“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”我已探知郭大帅下落,正在你军营之中,因此特来相求。"
       孙、赵二人面面相视,俱不能言。戴敬贤强作镇定,乃问道:“这话从何而来?”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“我已问的仔细。原来数日之前,这营中几个兄弟酒后使性,不给店家酒钱,店家不依,被他几个当街殴打,恰被郭大帅撞见,令其还了酒钱,并予责罚。那几人怀恨在心,乃掳了郭元帅,存心报复。因是贵营之人,元璋不便详查,是以特来相求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笑道:“若果真如此,就好办了。凭那样几个人,一时起意罢了,敢对郭帅怎样?”
       朱元璋拱手说道:“既如此,就拜托几位了。元璋当回下处,静候佳音。”言罢拜辞而去。
       孙德崖方要说话,有亲兵入报:“方才那朱元璋率千余人马,尽围了帅府,连里外亲兵都尽数拿了,今已撤走。”
       赵均用怒道:“不想此人竟如此大胆,其视我赵均用为何等样人?”
       其一言方毕,又有卒入报:“那汤和、丁辽二人率两千余人马于东门外来回驰骋,既不入城,又不退去,特来报知元帅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摆一摆手,令那二卒退去,一时眉头紧锁,说道:“这厮手段,果然不同寻常。其在濠州,早晚必成我心腹大患。”转视戴敬贤,又问道:“被这厮将了这一军,我该如何应对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为今之计,不若先放了那郭子兴回去,如此剑拔弩张,早晚必致鱼死网破。”
       赵均用起身问道:“擒已擒了,如何放去?你我三人虽不曾出头,大家心知肚明,纵然放了他去,亦必遭其记恨。于我有什么好处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回道:“纵使日后遭其记恨,亦自好过今日两营相并。若一时不慎,致两营残杀,元兵再来时,你我俱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叹一口气,说道:“先生正论。只是擒来容易,想要放去,却就难了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有何难处?朱元璋所说我营士卒被郭子兴责罚,确有其事,不若就趁着这个台阶下去便了。郭子兴纵使记恨我,并无真凭实据,能奈我何?”
       孙德崖点头说道:“就依先生之言。”又叹了一口气,愤愤说道:“当日捉了郭子兴而不动手杀之,正是忌惮这个朱元璋,今日果然被其胁迫,心下实有不甘,教人气愤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略做思索,视之笑道:“我有一计,管教你得诛彭大,挤走朱元璋,使郭子兴成我瓮中之鳖,不知大帅意下如何?”

举报 使用道具

回复
推荐阅读
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陆小凤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股市中你所操作的个股随时都有可能拉涨停。涨停后是去是留,涨停盘中打开了何去何从?
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陆小凤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  炒短线最重要的是选择时机,看准了就应立即操作,容不得半点儿犹豫。因为有的时候,
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陆小凤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  无量涨停板,指的是涨停当日成交量非常小,日换手率低于5%。这里的“无量”并没有固
熊市选股技巧
陆小凤熊市选股技巧
在熊市中并不是没有股票可做,有些股票也是涨得不错的。所以如果想在熊市中操作的
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云淡风清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黑铁级,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。 这个时间段封死涨停的股票其主力实力非常一般,或者
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陆小凤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  在反弹行情中选股时,应选反弹走势形成之前跌幅较大的股票。这种跌幅较大的股票被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建议微信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图文热点

更多

社区学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