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江山 第七章 内斗

[复制链接]
398 0
       郭子兴见孙德崖刻意拉拢朱元璋,虽然气恼,却无计可施。听闻张夫人说已有计策,急问其详。
       张夫人说道:”若想要长留朱元璋于身侧,为今之计,可将秀英许之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看她一眼,心有所思。
       张夫人又说道:”秀英貌美多才,元璋智勇双全,此二人相配,实乃天造地设。若如此,即可不负马大哥之托,又可长留元璋于膝下,两全其美。你看如何?“
       郭子兴道:”夫人所言极是。只是,我知刘盛对秀英素有爱慕之心,该如何取舍?“
       张夫人说道:”刘盛俊美,元璋相形不免粗鄙。然元璋有情有义,有勇有谋,出身贫贱而不堕其心志,身居大功而不改其质朴,可谓出类拔萃,殊为难得,其前途诚不可限量。刘盛虽英勇挺拔,不愧男儿之名,但二者相较,高下立判。随刘盛或可愉悦一时,委元璋则注定不凡,秀英通史,非俗女可比,于此不难决断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喜道:”我怎反不如你这般见识?“
       张夫人笑道:”夫君大勇大义,岂是我一妇人可比?今日之言,只因我身居事外罢了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点头称善,去寻见贾炽,说道:“我欲将我女许配给朱元璋,但心知刘盛久慕秀英,先生看此事如何?”
       贾炽喜道:”刘盛虽仪表不凡,也甚英勇,而论心胸气度,相去元璋远矣。元璋与秀英,郎才女貌,实乃绝配。这几日,我也曾有促其二人联姻之意,又觉得只是大帅家事,因之不敢妄言。大帅怎会心生此念?“
       郭子兴说道:”说起元璋之事,张氏忽有此念,我才来问先生。“
       贾炽赞道:”夫人真是好见识。元璋与孙帅之事,我去说他,秀英这边,大帅可与张夫人同往说之。倘能玉成此事,必成一段佳话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然之。
       次日,贾炽来寻朱元璋,见丁辽也在,知他二人情义,当下也不避讳,嘻道:“昨夜孙帅来探,又许了些什么?他日飞黄腾达,幸勿忘记贾某。”
       丁辽说道:“军师信不过朱大哥么?他若是忘恩负义的人,早去了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止之说道:“先生必信元璋为人,可是大帅见疑么?”
       贾炽正色说道:“大帅能够尽舍富贵而就大义,可知并非量小之人。而似孙帅这般,怎不使人气愤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“孙帅素欺郭帅文弱,元璋追随大帅,岂无察觉?近几日,孙帅殷勤备至,我也常觉不妥,但伸手不打笑脸人,倍感无奈。”思索片刻,又与贾炽说道:“我如今便与孙帅说去。”即整衣忍痛而去。贾炽急忙追出,嘱咐了半晌,教休伤了两家和气。
       此时,张夫人寻到马秀英,一同至帅堂去见郭子兴。
       礼毕,三人坐定。郭子兴说道:“为父寻你来,有一事相商,还须看女儿意思。”
       马秀英应道:“有义父做主便好,女儿不敢妄言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道:“此事非你点头不可:我今欲将你许给那朱元璋,你看如何?”品一口茶,望着马秀英又说道:“我观朱元璋有情义,有担当,是个可以依靠的人。已与你二娘说了,她也说好。女儿年已长成,该是论嫁之时,你若有个好归宿,义父也算是对马大哥有个交代了。”郭子兴原配张氏,生有三子,因病早亡。又续张氏之妹,称为小张夫人,抚养三子成人,后长子战死,余二子郭天叙,三子郭天爵。小张夫人亲生一女,唤作郭令仪。郭子兴因之向马秀英称张夫人为二娘。
       马秀英忽听此言,不觉涨红了脸,一时不知如何应对,乃低头不语。
       郭子兴笑道:“我女儿羞涩了。你便与你二娘说吧。”说罢走出堂来,要去巡城,却被呆立门口的刘盛差点撞个满怀。
       刘盛受郭子兴宠爱,随意进出帅府大堂,不须通报。他原有事要来报知元帅,见其父女三人都在,乃于门外相候,不意听到他们所议之事,不自禁呆在那里。忽见郭子兴出来,方回过了神,拱手说道:“小将本有事来报,大帅无暇,小将先告退了。”不等郭子兴开口,匆忙而去。
       郭子兴不自禁摇了摇头,叹出一口气来。
       刘盛心燥,一时坐立不安,自语道:“大帅历来崇信我,既知我对秀英情义,何有今日之言?必是那朱元璋要挟,迫使大帅出此下策。定是如此!真好可恨!”一念至此,按捺不住心头那般怒火,问知朱元璋去向,提枪纵马,要去寻其生事,出心头这股恶气。
       贾炽目送朱元璋去见孙德崖,而后来寻郭子兴说知此事。闻听刘盛已知秀英之事,说道:“早晚而已,大帅不必挂心。”继而陪之对弈以宽怀。
       朱元璋来到孙德崖处,孙、戴二人正在说他的事,听他过营来,俱都大喜,急忙迎出去,扯住胳膊拉入厅上请其上座,朱元璋死不肯受,乃分宾主坐了。茶方呈上,孙德崖即命设宴。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“元璋心知二位厚谊,但似如此,再不敢来矣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起立奉茶,说道:“先喝茶吧,然后再说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也起身来,拱手说道:“军师如此,让元璋如何自处?”
       孙德崖拍掌笑道:“似你我兄弟这般相亲相敬,同心合意,何虑大事不成?都坐下说话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落座,拱一拱手,以表谢意,继而说道:“元璋于二位之前,不敢有虚言:我自出身寒微,略无见识,实乃一勇之夫,不足二位见爱。元帅如今已贵为一营之主,统领数万之众,使人仰慕。却不知大帅适才所说大事为何?”
       孙德崖忽被一问,竟不知该从何说起,一时语塞,假作喝茶。
       戴敬贤接口道:“如今元廷失政,以致天下纷扰,你我聚义,所为何来?无非是为救天下困苦之人、平天下不平之事罢了,此大帅之所愿也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道:“大帅真好志向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朱兄弟雄才大略,若能过营相助,非只戴某之福、大帅之福,亦天下苍生之福也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直言道:“军师过誉,教我如何当得起?二位情深意重,元璋受宠若惊。今日过来,便为相谢。争奈我已追随郭大帅,若召之即来,岂不为他人所笑?此望大帅及军师见谅。日后若有用元璋处,水里水里去,火里火里去,必不推辞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知其言下之意,面有温色。
       戴敬贤连忙说道:“朱兄弟重情重义,教人感佩。自此而后,孙帅营中悉数军卒但凭兄弟调用,只为兄弟莫负今日之言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道:“诚如军师所言,二帅聚义,皆为百姓,二帅所须元璋处,正百姓之所须元璋处,我岂能推辞?莫非军师不信元璋之言么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笑道:“兄弟说的是。”便命开席。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“元璋受二位错爱,尚无相谢处,若再叨扰,心下不安。他日若有相助,再来请宴。”好歹推辞去了。
       二人直送出府门之外,再三挽留,这才放行。
       朱元璋辞别那二人,上马刚转过一处街角,忽听一人喝道:“哪里去?”循声来看,见是刘盛,正骑在马上,怒目而视,连忙拱手说道:“原是刘将军,元璋因事去拜见了孙帅方回。”
       刘盛哈哈一笑,怪问道:“郭帅帐下之人,去寻孙帅何事?”
       朱元璋回道:“因受郭大帅差遣,故来此处。所为何事,恕元璋不能告知。”
       刘盛说道:“孙元帅想要笼络你,尽人皆知,我们大帅居然差遣你来这里,当真大度。岂不闻:画龙画虎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见他故意刁难,不由恼怒,沉声说道:“刘将军,此话从何说起?”
       刘盛冷笑道:“你自心知肚明。孙大帅对你格外恩遇,所为何来?”
       朱元璋应道:“孙帅之事,非我所能料及,只好任由你猜疑。”言毕,策马欲走。
       刘盛抬枪一指,说道:“且住!亏得大帅要将爱女马秀英许配与你,你却竟这般不识好歹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不由得停住了马,一时疑惑,视之问道:“我怎不知此事?”
       刘盛嗤笑道:“不知最好。免得马姑娘不肯时丢人现眼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正色道:“将军之意,我已明了。若将军钟意马姑娘,那是你的事。我朱元璋堂堂男儿,如今一事无成,尚不敢论及儿女情长。你大可不必如此相逼。”
       刘盛怒道:“非是我逼迫你,乃你自取其辱耳!”
       朱元璋见有巡卒及乡民围过来,乃退后一步,拱手说道:“请将军自重。”
       刘盛挺枪指之,冷笑一声,说道:“如何?”
       朱元璋大怒道:“刘盛,你欺我太甚!”伸手去一巡卒手中抢过一条长枪在手,只觉得肩头伤处剧痛难耐,几欲坠马。却听有人叫道:“且慢动手。”转头来看,原来是孙德崖与戴敬贤二人闻讯赶来。
       孙德崖说道:“都是营中兄弟,该当相亲相近才是,缘何刀枪相向,伤了和气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大帅说的是。都是自家兄弟,何以如此?今日,我与大帅便做一回和事老,二位意下如何?”
       朱、刘二人碍于面子,俱不做声,被孙、戴二人拉回帅府去,都坐了。
       朱元璋不屑同他们闲话,应付几句,先自辞去。刘盛兀自坐在那里生闷气。
       戴敬贤心知朱元璋不是背主求荣之人,难以拉拢,当下心念一动,对刘盛说道:“刘将军难得过营来,常言道:既来之,则安之,今日既已聚作一处,便共饮一杯如何?”
       孙德崖知他心意,不等刘盛开口,即令开席。酒过三巡,刘盛兀自不乐。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刘将军如今处境,我与孙元帅岂会不知?争奈此番朱元璋有大功于濠州,受人仰慕,理所当然。只是苦了刘将军,虽智勇双全,却无施展处,岂不可惜?然机缘如此,为之奈何?”
       刘盛愤然说道:“但使破贾鲁时由我出战,岂有这朱姓小儿出头之日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叹道:“也说的是。依将军手段,那贾鲁岂是对手?我与元帅素知将军英雄,然空有相助之心,却无着手之处,时常说起,只能空叹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也说道:“日后将军但有所求,我与军师绝不推辞。”
       刘盛闻言,不胜感慨,但觉相见恨晚,抖擞精神,与二人连饮了三杯。
       戴敬贤见他入港,一路诱将下去,又置千金与他,曲意逢迎,做足了情义。
       刘盛自此身在曹营心在汉,暗附于孙德崖。
       郭子兴闻知朱、刘二人因秀英而交恶,不免忧心,即唤来贾炽,商讨应对之策。
       贾炽方才坐定,有卒来报:“有一队军马向濠州奔驰而来,其势不小,特来报知元帅。”

举报 使用道具

回复
推荐阅读
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陆小凤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股市中你所操作的个股随时都有可能拉涨停。涨停后是去是留,涨停盘中打开了何去何从?
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陆小凤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  炒短线最重要的是选择时机,看准了就应立即操作,容不得半点儿犹豫。因为有的时候,
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陆小凤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  无量涨停板,指的是涨停当日成交量非常小,日换手率低于5%。这里的“无量”并没有固
熊市选股技巧
陆小凤熊市选股技巧
在熊市中并不是没有股票可做,有些股票也是涨得不错的。所以如果想在熊市中操作的
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云淡风清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黑铁级,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。 这个时间段封死涨停的股票其主力实力非常一般,或者
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陆小凤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  在反弹行情中选股时,应选反弹走势形成之前跌幅较大的股票。这种跌幅较大的股票被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建议微信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图文热点

更多

社区学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