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江山 第六璋 争士

[复制链接]
476 0
       朱元璋于乱军中忽被一箭射中肩头,不自禁大叫一声,险些坠马。
       身侧丁辽见朱元璋中箭,不禁大怒,发一声喊,跃马挺枪,迎了上去。
       刘盛驻马,火光中认出自己射中那人原是朱元璋,也不由暗自惊愕。
       丁辽见射箭那人却是刘盛,乃沉声问道:”将军为何要射自家人?“
       刘盛说道:”入寨来即探问贾鲁模样,知其喜披锦衣,远远看到重八身上披风于火光中格外耀眼,与别人大是不同,只道此人便是贾鲁。没想到却误伤了自家人。“
       丁辽说道:”既已误伤,你可保着他先回城去医治,我在这里收拾残局。“
       刘盛讪笑道:”我领兵而来,尚有要务在身,岂是你说回城就回城?“
       朱元璋见丁辽面色不善,上前说道:”丁辽兄弟,我自与你留在这里,事毕一同回城。刘将军事繁,由他去吧。“
       刘盛闻言,冲他拱一拱手,也不搭话,呼喝身后兵卒,拨马而走。
       丁辽愤愤说道:”这厮平日里耀武扬威,已让人不耐烦,今日更是如此,岂不教人愤恨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”人各不同,不至伤了和气。“说罢伸手去折断了肩头那箭,只留箭头在身上。
       丁辽见他疼的满头大汗,急忙跳下马来,也扶他下马,扯下头上红巾,去给他包扎了。
       歇息了片刻,天已放亮,闻听前面喊杀声越来越小,遂收束军卒,押着粮草,一起回城。
       路上有识得朱元璋者,都来膜拜。眼见死人遍地,多是元军尸体,朱元璋不自禁长叹一声,闭目念佛。
       得报朱元璋率队回城,二帅各携军师迎了出来。
       朱元璋见了,急忙下马参拜,孙德崖抢上一步,俯身去扶起他来。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此番大胜,濠州无忧,城中上下都当感念朱将军才是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摇头说道:“军师谬赞。天下太平,人民安康,是我愿也。用些伎俩,多造杀业,实乃情不得已。路见死伤无数,教人心惊。如此恶业,岂是几句阿弥陀佛就能抵消得了的。”
       贾炽转头向郭子兴耳语道:“手中有刀,而心中有佛,此乃至人也。”而后回身说道:“古人有言道:以杀止杀,杀之可也;以战止战,战之可也。人们喜暖日,而四季偏有寒暑,此乃天道,非人力而能违也。元璋不必多想,勿要坠入魔障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躬身拜谢,待要起身,忽觉眼前一黑,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,昏死过去。
       几人大惊,郭子兴教将朱元璋送入帅府警卫营中疗养,急请军医过来医治。唤过丁辽问了备细,郭子兴大怒,便要责罚刘盛,被贾炽劝止。
       孙德崖留杨先收束军民,自同戴敬贤回府去了。
       二人坐定,戴敬贤忽的转过一念,放下手中茶碗,拍掌笑道:”恭贺大帅。“
       孙德崖一脸茫然,回道:”不瞒军师,今郭帅扬威,我实觉面上无光。有何可贺之处?“
       戴敬贤正色道:”常言道一山不容二虎,你与郭帅共掌一城,终非长久之计。郭帅文不能服众,武不能建功,若非有贾炽与刘盛相辅,他岂敢正视大帅?现如今其营中又多出一个朱元璋来,实于大帅不利。“
       孙德崖说道:”如之奈何?“
       戴敬贤缓缓说道:”我营自有两万余众,今又增添了不少降卒,论势本不输于郭帅,奈何帐下之将,都不堪大用。今日看来,那朱元璋远非刘盛之辈可比,我想使那朱元璋来辅大帅,不知大帅意下如何?“
       孙德崖急切说道:”若得朱元璋来助我,当然最好。只是那郭子兴如何肯放?“
       戴敬贤回道:”想那朱元璋久伏其帐下,不得大用,直至绝处,这才有病乱投医,使他出战,至今不过是个百夫长,其有何情义可言?若真想使其来助我,未必不成。“
       孙德崖略思之,说道:”军师所言极是。只是不知军师有何计较,能使那朱元璋来投我?“
       戴敬贤起身跺了几步,望着孙德崖说道:”那朱元璋于绝处前来投军,所念着无非生计、前程两事,大帅若予厚待,他岂有不来之理?“
       孙德崖道:”此事便拜望军师了,务要使那朱元璋前来助我。钱财官职,能给的我决不吝惜。“
       戴敬贤笑道:”非也。钱财官职能动凡人之心,似朱元璋这等大才,恐无用处。且郭子兴今日之后岂会如先前那般待他?“
       孙德崖然之,问道:”若依军师,我当如何?“
       戴敬贤笑道:”其实也不难,若要那朱元璋诚心来投,须大帅亲往,动理动情,以结其心。“
       孙德崖应了,仔细备下礼物,使人不断打探,只等朱元璋醒来。
       直至次日午后,朱元璋方自苏醒,丁辽一直在旁照料,甚是仔细。
       郭子兴闻知,即同贾炽过来探视,并唤刘盛来向朱元璋致歉,朱元璋哪里肯受。
       刘盛走后,朱元璋唤丁辽拿过那件披风,与郭子兴说道:“此物据传是元顺帝赏赐给贾鲁的别国进贡之宝,遇火竟能不燃。我本欲取来献于大帅,因乱军中无处收纳,乃随手披在身上,岂料竟惹得刘将军误会,可知此非吉祥之物。请大帅处置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接于手中,笑道:“你于乱军中取来不易,既有送我之心,我岂有不受之理?还管他什么吉祥不吉祥。”说罢,披在了身上。“此时一卒入内报说有人求见大帅,郭子兴又再抚慰几句,并嘱贾炽留下陪伴朱元璋,这才去了。
       贾炽俯身去看了朱元璋伤处,说道:”当无大碍,只须静心调养便好。“而后坐于其身侧,笑道:”刘盛随大帅起事,多有战功,而今你异军突起,功绩斐然,我们大帅本是大度之人,然在你与刘盛之间恐怕要有难处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正无从答起,忽有军丁入报:”孙元帅携戴军师亲来探望,现在营外相候。“望了贾炽一眼,即命请入。
       贾炽不愿相见,暂且回避了。
       见二人入内,朱元璋便欲行礼,孙德崖急忙趋步向前,按住了他,说道:”不必了,不必了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说道:”元璋区区微恙,何劳二位亲来探视,教我如何受得起?“
       孙德崖笑道:”你为濠州破贼立功,我孙德崖若是不闻不问,当真是岂有此理。自此而后,朱兄弟但有所须,只管开口便了。孙某但有,决不吝惜。"
       朱元璋急忙说道:“大帅尊崇,元璋位卑,岂敢和大帅称兄道弟,可折煞小人了。”
       戴敬贤说道:“想不到朱兄弟竟有如此雄才大略,当真是英雄出在少年时。朱兄弟他日若愿到我营中,戴某甘居兄弟之后。大帅是诚心结交朱兄弟,此心此情,天日可表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忙自笑道:“军师说的什么话。若非有两边大帅支持、军师提点,元璋何能破敌?仅凭我一人之力,除却念声阿弥陀佛以超度亡灵,还能做什么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叹道:“兄弟正当气盛之年,却似此不骄不妄,胸襟之大,实令戴某汗颜。我这敬贤之名,莫非是冲着兄弟取的?”言毕大笑。
       不待朱元璋开口,孙德崖拍拍他肩头,也笑道:“莫非我三人本自有缘?”
       朱元璋假作疼痛,手抚伤处,身子震颤,口中“哎呀”叫了一声。
       孙德崖忙道:“只顾亲热,居然忘记朱兄弟这里带伤。大罪过,大罪过。”
       二人又嘱咐几句,留下礼物,拱手告辞。
       贾炽进来,哈哈一笑,说道:“孙大帅如此赏识,若你到他营中去,有望自一百夫长而直至副帅,但凭你此时声望,倒也受之无愧。”
       朱元璋急忙拱手而拜,讪笑道:”军师如何也来消遣我。“心知贾炽只是戏言,继而说道:”元璋本是无用之人,幸得军师力荐,大帅见赏,侥幸生出这个功劳来。二位恩德,元璋实不敢有忘。“
       贾炽笑道:”我自知不会看错了你。不用记什么恩德,只愿你果真成为驱元利刃,能够救苍生于水火便好。藉你之力而偿我济世之愿,实乃我贾炽幸事。"
       朱元璋起身再拜,知贾炽高洁,心中仰慕不已。
       贾炽辞别,寻见郭子兴,述知孙、戴之事。
       郭子兴心中不快,悻悻问道:“先生看此事如何?”
       贾炽应道:“趋利远害,乃人性之常,似这等事,倒也不必挂怀。我看那朱元璋决不似忘恩负义之人,但能量才而用便可,不必多示恩宠。他如果真是忘恩负义之辈,你留他做什么?”
       郭子兴点头称是,心中仍有不快。
       次日校场点兵,晋朱元璋为千户,丁辽为百夫长。另有金银赏赐,朱元璋不受,说道:“元璋衣食皆出自军营,如今孤身一人,无牵无挂,留些金银在身,并无用处。此次随我出城的兄弟,统共战死三百七十二人,可将这些分赠于他们亲属,其家里少了男丁,必然更难度日,些许金银,聊籍其无米之炊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高声赞道:“将军大义,使人感佩。”,即令分发,各着专人送往。
       校场上军卒见朱元璋情义,无不欢呼,有人连声高叫道:“愿随朱将军。”当下有人附和。
       郭天叙几步走上,抬腿将先前那人踹翻在地,踏上一只脚,怒目而视,指之喝道:“我叫你喊!”见那人摇头,方才作罢。
       下得校场,刘盛赶上郭天叙,问道:“公子适才何故大怒?”
       郭天叙视其问道:“刘将军,你道此时谁是我营中大帅?”
       刘盛回道:“当然是郭大帅。”
       郭天叙愤愤说道:“那厮高呼愿随朱将军,将我父帅置于何地?你看他该不该打?”
       刘盛说道:“那厮愚昧,不知深浅,公子不必与之计较。不过,那朱元璋突立大功,又会做人,难怪兵卒仰慕。非只士卒,听闻昨日那营中孙元帅和戴军师备了一份厚礼,亲自来探视他,许以大利,要请他过去。他朱元璋若去了,这些兵卒还不跟过去?那时我们就难堪了。”
       郭天叙听罢,不禁大怒,去向郭子兴说道:“听闻朱元璋有意去投孙德崖,此人万万不可重用。父帅三思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见其不成器,恼恨不已,大骂道:“蠢材!”拂袖而去。
       郭天叙不解其意,只觉得是无端被骂,不由得对朱元璋心生愤恨。
       次日,郭子兴携贾炽过来送一些进补药材,尚未走时,孙德崖与戴敬贤又来探视朱元璋。几人寒暄几句,郭、贾二人作别先走了。
       朱元璋见此,心中不安,只是唯唯诺诺,也不知道孙、戴二人又说了什么。
       是夜,郭子兴于灯下端坐静思,念及此事,不自禁长叹了一口气。
       其妻张夫人问知缘由,视之说道:“夫君胸有大志,正当收集豪杰与成功业,一旦元璋为他人所亲,谁来助你成就大事?”见郭子兴相视未言,乃又说道:“元璋纵使念你知遇之恩,但似孙帅这般恩待,假以时日,也必动心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叹道:“如之奈何?”
       张夫人浅浅一笑,说道:"我有一策,必可留得那朱元璋在身边,助你成就一番功业。“

举报 使用道具

回复
推荐阅读
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陆小凤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股市中你所操作的个股随时都有可能拉涨停。涨停后是去是留,涨停盘中打开了何去何从?
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陆小凤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  炒短线最重要的是选择时机,看准了就应立即操作,容不得半点儿犹豫。因为有的时候,
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陆小凤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  无量涨停板,指的是涨停当日成交量非常小,日换手率低于5%。这里的“无量”并没有固
熊市选股技巧
陆小凤熊市选股技巧
在熊市中并不是没有股票可做,有些股票也是涨得不错的。所以如果想在熊市中操作的
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云淡风清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黑铁级,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。 这个时间段封死涨停的股票其主力实力非常一般,或者
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陆小凤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  在反弹行情中选股时,应选反弹走势形成之前跌幅较大的股票。这种跌幅较大的股票被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建议微信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图文热点

更多

社区学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