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江山 第四章 小和尚更名朱元璋

[复制链接]
1332 0
       郭子兴手里捧着一本书,却无心来看,心中满是濠州战事。见贾炽进来,乃请坐命茶。
       贾炽缓缓落座,笑问道:“看大帅愁眉不展,当是在为濠州忧心?”
       郭子兴讪笑道:“明知故问。”转头间见贾炽面有喜色,怪问道:“先生倒笑的出来?”
       贾炽说道:“我心中已有破敌之人,能解濠州危难,大帅觉得可喜不可喜?”
       郭子兴急忙说道:“先生莫要消遣我!”不等贾炽回话,又问道:“是哪个?”
       贾炽起身说道:“只此人便是。”说罢将手中那告示递于郭子兴。
       郭子兴看罢,说道:“这字虽不甚挺拔,倒是言简意赅,发人遐想。是哪个写的?”
       贾炽望着郭子兴,缓声说道:“朱重八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怪问道:“先生指望朱重八来解濠州危难吗?”
       贾炽点头说道:“正是此人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摇一摇头,缓缓说道:“先生何出此言?朱重八虽然聪明好学,但是并无统兵实例,何况朱重八只是一百夫长,如何能担此重任?”
       贾炽起身跺了几步,正色说道:“汉光武起自农耕,汉昭烈原只贩履,其祖高皇帝也不过厅长出身,大帅熟读史书,自知英雄不问出处。我濠州义军新出未久,刘盛身为大将不过是敢于冲锋,我贾炽名为军师又何有致胜之能?高皇帝斩蛇起义靠三杰而有天下,汉昭烈屡战屡败仗诸葛方得鼎足,今濠州势危,我遍察营中,除朱重八实无可用之人。望大帅明鉴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口中默念:“朱重八!”三字,沉吟片刻,示意贾炽落座,而后问道:“何以只有朱重八能解濠州危难?请先生教我。”
       贾炽摆手说道:“大帅言重了。敌人骂城多日,我方不能应战,元军攻城,只在旦夕之间。一旦围城,贾鲁及彻里不花两路人马十数万之众,数倍于我,那时濠州将再无破敌之望。闻听贾鲁造有多部发炮车,以巨石做炮,威力无比,徐州尚不能抵御,我濠州能撑得几时?我思索多日,终是觉得须有一支人马出城布防才好,与濠州互成犄角,使元军围城时有所顾虑。最不济时,有这一支人马在城外,里应外合,方便城中突围,而不至全军覆灭。只是苦思多日,未得统军之人,且孙元帅与我貌合神离,贾炽深恐有误濠州,乃未告知大帅。今见朱重八以石子推演战局,居然也是此意,如今别无良策,终觉此计尽可一试。那日朱重八救马姑娘时,以一言惊退元兵,可见其智;今日以如此告示,激起满城军民抗敌之志,可见其才。此人临危难中而能不惧,逢急切处还能生智,实非常人可比。是以,出城统军之人,非其莫属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思索片刻,点头然之,又问道:“朱重八会有何破敌之策?”
       贾炽回道:"问了便知。“见郭子兴点头,当下着人去寻朱重八火速来帅府相见。
       朱重八此时正于汤和处与丁辽等人攀谈,闻贾炽派人来寻,急入帅府参拜。
       贾炽问道:”朱重八,我见你平日里好习兵书,今濠州危难,你可有破敌之策?“
       朱重八回道:”依重八之言,非出城求战不能破敌。“忽觉莽撞,急拜服于地,言道:”此等军机大事,非我所能妄议,小子一时失口乱言,望大帅及军师勿怪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道:”起来说话。“示意其落座,而后又说道:”有何计较,但说无妨。“
       见贾炽冲其点头,朱重八说道:”元军势大,其围城之日,便是濠州破灭之时。若出城破敌时,则先机在我,或袭其怠惰,或断其粮道,他弱我打,他进我伏,乱其军心,堕其士气,吃掉一点他就少一点。等待时机,将其一举击溃,非此不可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拍案说道:”好。出城破敌之议就此定了。朱重八,我且问你,假使你朱重八统军出城,究竟有何破敌之策?“
       朱重八回道:”势因于敌家之动,变生于两阵之间,大帅之问,重八无从答起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哈哈一笑,指其说道:”就是你了。“
       朱重八不禁愕然。
       贾炽也不禁失笑,而后问道:”朱重八,你敢不敢出城破敌,为濠州立此大功?“
       朱重八回道:”濠州有难,朱重八自然不能独善其身,若随刘盛将军或邵荣将军出城破敌,朱重八当尽死力。“
       贾炽正色道:”大帅之意,欲令你朱重八统军出城,去破元军。你可愿往?“
       朱重八看一看贾炽,闭目思索片刻,起身拜服于地,沉声回道:”重八愿往!“
       郭子兴说道:”我与你马军二百,步卒五千,营中各将,任你调用,如何?“
       朱重八略为思索,回道:”营中马匹甚少,重八可不用马军,只给我二十骑便好,可用以哨探或作信使。重八位卑,恐难调动诸将军,临阵掣肘,反而误事,因而只要九夫长丁辽随行便可。以少胜多,必是智取,另须大小鼓各五十,各色旗共三百,以作疑兵之用。别无他求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尽皆应允,当下令人前去准备。安排已毕,三人坐定,郭子兴说道:”军师,大军出征,须有名号,依你看重八当领何职为宜?“
       朱重八拱手说道:”谢大帅美意,只是此番出城实为偷袭,因此不须名号。且重八尚未建功,若无故升迁,恐惹军中非议。“
       贾炽笑道:”如此说来名号暂且罢了,我欲为朱重八改一改名字,可好?民间少文,颇多以数字为名,致使同名同姓或异姓同名者良多,今重八出征,岂可没有大号?“
       郭子兴拍掌称善,朱重八起身谢了。
       贾炽略加思索,望着朱重八说道:“朱者为赤,对应为璋,《周礼》有六瑞六器之说,以赤璋礼南方、以玄璜礼北方,今先取一个璋字。璋之为器,形制如戈,此次出马,我愿你旗开得胜,成为诛元利刃,取意克元之璋,故名朱元璋,如何?”
       郭子兴道:“克元之璋,朱元璋?其意甚好。”朱重八赶紧谢过。
       贾炽起身踱了几步,又说道:“六瑞有言,说侯执信圭、伯执躬圭,今日之朱重八虽然非候非伯,但依我观之,日后之朱元璋凭其勇略,则前途不可限量。半圭为璋,我今日暂且窃取一个瑞字给你,盼你追随大帅,奉明王号令,鼎力驱元大义,终成国之栋梁,为候为伯,得以实至名归,不负这个瑞字。故为你取字国瑞,如何?”
       朱重八知其殷切之意,伏地再拜,喜道:”小和尚今日有大号了。“自此,朱重八更名朱元璋,字国瑞。
       是午,郭子兴留二人小酌,饭罢,朱元璋先自辞出,亲去挑选士卒。郭子兴说道:“元璋出城破敌,知其不易,本欲多分些人马于他,只恐城中势孤,遭孙某暗算,只好作罢。”
       贾炽说道:“兵者,诡道也,凡战,以正合,以奇胜,并不只在人之多寡。元璋有五千之众,城中多派探马,时刻准备接应,必无大碍。如今濠州势危,孙元帅当无恶念,大帅但可宽心。”
       郭子兴然之。二人议罢,同去见孙德崖,备细说知出城破敌之事。
       孙德崖听罢大是敬佩,说道:“自今日为始,守城巡防之事可尽归我孙德崖,郭兄只须操练人马,时刻准备应付城外之变即可。但有所需,我部粮草人马随时可供调用。”大敌当前,致使二帅暂罢前嫌。
       是夜,一切准备停当,郭子兴携贾炽赶来,又拨出一千劲卒,叮嘱再三,朱元璋谢过,率领六千人潜出城去,丁辽紧随其后。
       夜色昏沉,无风无月。朱元璋命军卒皆屯于暗处,自与丁辽二人前去敌寨打探,隐约看到元军规模,与丁辽耳语道:“我区区数千人,只恐难敌元军突起一击,要以弱胜强,谈何容易。”回至驻地,不教结寨,命兵卒每五十人为一队,每十队为一营,共有十二营,每队都有战鼓,每营都有令旗,各营分派一匹快马传信,分散行动。以鼓声为号,约定鼓点,朱元璋鼓声先发,左近闻之者亦击鼓传声,闻鼓相聚。但见丁辽手中赤色令旗一出,便各自散开。安排已毕,派一兵卒入城,约定每两日供给一次干粮及弓箭,放置于城外即可,需者自取。朱元璋自领一营及八匹探马往返巡视。
       次晨,朱元璋带领十一营官长抵近观察敌寨,并各自寻找便于隐身之处,都看好了,各自回去安排。约莫过了一个时辰,朱元璋突然擂鼓,一时间鼓声大作,数千人聚集而来。
       元军看到,急忙派出一旅出寨应战,眼看赶到,丁辽手中赤色令旗一摆,数千人瞬时散开,都往乱石丛林中跑去。元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只好退去,有走的慢的,都被义军射杀。过得两个时辰,朱元璋又再擂鼓,聚散愈发顺畅,元军毫无办法。连续数日,朱元璋不分昼夜不断袭扰,元军听闻前后左右都是鼓声,不知对手究竟有多少人,被搅得寝食难安,人心惶惶。
       贾鲁无奈,令得力之将朵儿花统领前军,自带一半军卒后退十里下寨,以作休整,约定择日换防。
       数日之间,虽多方诱敌,聚歼小股敌军千余人,但追杀徐州残部的元军倒聚来两万余众,朱元璋无计可施,苦闷不堪,唯恐元军围城,而负自己破敌之志。
       如今贾鲁两营分驻,相距却不甚远,多有强弓怒马,往来支援,朱元璋不敢轻动,令各营远远散居于敌军前后两营之一侧,防备元军突袭。
       丁辽见他愁苦,不禁问道:”明知不敌,为何不弃城而走,岂不胜过徐州城破时惨状?“
       朱元璋回道:”前后元军数倍于我,能走哪里去?一旦无城池庇护,断粮草供给,我军民必然死无葬身之地。“
       丁辽又问道:”若元军围城,我们能守得几时?“
       朱元璋仰天说道:”守一时是一时。如今天下鼎沸,义军非只濠州一处,迁延日久,必生变故,那时我濠州方会有一线生机。“
       忽报有人捉了一名敌军信使,朱元璋急叫来问话,得知是贾鲁传话彻里不花,约定明日围城。朱元璋闻之大惊,令留下马匹,放了那个信使。丁辽不解,朱元璋说道:“传递此等信息,岂会只此一人,杀之无益。”即令丁辽领着二十骑往来巡视,专捉元军探马信使之类。丁辽领命而去。
       朱元璋独自寻一僻静处,拾起一根树枝来,在地上写写划划,看看天晚,苦思无计,不禁长叹一口气,自言道:“我区区数千人,如何阻止得了元军围城?只能眼看着濠州被困了。如之奈何?此时若要回城助战,于濠州并无补益,不如留居城外,待危急时里应外合,好歹救大帅及军师脱困。”正踟蹰间,忽听有人大喊道:“元军寨中起火了!”急登高处来看,果见敌营有一处火光大起,自语道:“莫非敌营有变?”回至营地,方要击鼓,见丁辽押着一人回来了。乃趋前问道:“你是何人?何以出寨被捉?“
       那元兵回道:”我乃前寨大将军朵儿花戍卫九夫长,灶房不慎失火,殃及一处草料跺,致有火光。大将军恐怕贾元帅见了火光,误以为前寨生变而发兵来救,是以遣我去告知原委。我以实情相告,祈求饶命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看他良久,方自说道:”你被捉到这里,耽误许久,纵然我不杀你,大将军知你被捉,也必杀你。“
       那九夫长急道:”我自不会说出被捉之事,请英雄饶命。“
       朱元璋又说道:”你已耽搁多时,待赶至后寨,这火只怕早已熄灭,你贻误军机,贾元帅还是要问罪于你。“
       九夫长道:”我只远远看着,元帅若不发兵,我便不去报告此事。“又再求饶。
       朱元璋道:”即如此,你我无仇,便放你回去。“放走那人,急同丁辽二人前去伏道观望。
       过了许久,不见有大队人马经过,二人乃回至营地。朱元璋对丁辽嘱咐道:”你可尽收各营士卒,俱伏于敌军后寨一侧,不可声张。等我从城中回来,再做计较。“
       丁辽应了,反问道:”出城多日,至今尚未建功,何以此时回城?“
       朱元璋笑道:”我已思得破敌之计,回城报于大帅。只在今夜,必教濠州解困,贾鲁身死!“

举报 使用道具

回复
推荐阅读
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陆小凤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股市中你所操作的个股随时都有可能拉涨停。涨停后是去是留,涨停盘中打开了何去何从?
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陆小凤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  炒短线最重要的是选择时机,看准了就应立即操作,容不得半点儿犹豫。因为有的时候,
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陆小凤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  无量涨停板,指的是涨停当日成交量非常小,日换手率低于5%。这里的“无量”并没有固
熊市选股技巧
陆小凤熊市选股技巧
在熊市中并不是没有股票可做,有些股票也是涨得不错的。所以如果想在熊市中操作的
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云淡风清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黑铁级,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。 这个时间段封死涨停的股票其主力实力非常一般,或者
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陆小凤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  在反弹行情中选股时,应选反弹走势形成之前跌幅较大的股票。这种跌幅较大的股票被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建议微信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图文热点

更多

社区学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