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江山 第三章 濠州危矣

[复制链接]
455 0
       这濠州城内原有两营分驻,郭子兴坐镇西北,孙德崖屯兵东南。孙德崖也是定远人,因共奉明教,那时与郭子兴一同起兵,攻入濠州后,也自称元帅。
       孙德崖闻知徐州事急,不免一惊,寻见军师戴敬贤商议罢了,乃同往郭子兴营中去了。
       马秀英已回后堂,朱重八伺立在侧。
       郭子兴迎入孙、戴二人,都坐定了,乃说道:“元相脱脱围困徐州,徐州遣人来我濠州求救,今特请孙兄问计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押一口茶,回问道:“郭兄以为如何?"
       郭子兴慨然说道:”两地义军同奉明王,在下之意,该当相救才是。“
       孙德崖应声说道:”郭兄所言极是。郭兄若出兵,孙某自会相助,大义当前,绝无袖手之理。“
       贾炽起身向两位元帅拱一拱手,缓声说道:”两地义军,有如唇齿,若徐州有失,濠州绝难自保。今出兵相救,势所必然。闻元相脱脱治军有方,今又势大力强,不可小觑。纵我两部联军对敌,也须谨慎,不可妄动。“
       戴敬贤笑道:”贾兄休长他人志气。近闻郭帅营中招兵买马,士气雄壮,但须出兵,岂有不克之理?“
       郭子兴道:”我之大将刘胜探母未回,方泰、吕良二人虽也勇武但不足大用,一名小将邵荣虽堪称有勇有谋,却是新进后生,未经过大战阵,不敢轻以大事相托。我素知孙兄帐下大将杨先、纪平皆骁勇善战,定可解徐州之围。我自会派遣精兵鼎力相助。孙兄意下如何?“
       孙德崖将手一摆,尚未开口,却有一人阔步来至厅上。众人看去,那人原是郭子兴长子郭天叙。
       郭天叙见礼已毕,拱手说道:”今闻徐州有难,特来请命,愿带本部五千人马去解徐州之围。“
       孙德崖拍掌笑道:”果真是将门虎子,孙伯伯再助你精兵一千,任你调用。“
       郭天叙大喜拜谢。
       郭子兴脸色一暗,见事已至此,也不好多说,便命妻弟张天佑与其同往,以方泰做先锋,次日起兵。当晚唤来张天佑嘱咐道:”应远处屯兵,寻隙出击,以自保为要。众寡悬殊,万不可力敌,能探得虚实便好,回来再做计较。路上务要谨慎!“见张天佑应了,才稍为宽心。
       次晨,郭天叙点齐六千人马,来向郭子兴辞行,郭子兴怒气未消,避而不见。
       朱重八劝道:”可稍后再来辞行,若能求得军师同去最好,以保万全。“
       郭天叙道:”他年长,我年幼,且军师深受父帅崇信,若同去,谁为主帅?“蔑了朱重八一眼,扭头去了。
       朱重八不禁哑然失笑。
       郭子兴度日如年,挨到第三日午后,心中烦闷异常,乃唤贾炽对弈。未几,有探马回报:”我大营昨夜被元军偷袭,我方不敌,伤亡不小,方将军为保少帅,被元军射杀。如今少帅已引军败回。“郭子兴大惊,急派邵荣带军接应。
       时值夜半,郭天叙领败军回城,清点之下,共损偏将三员,马步兵卒两千三百余人。郭子兴怒视其子,郭天叙一言不发,悻悻而走。
       次晨起,探马陆续回报,说徐州确已失陷,几位元帅死战得脱,率部逃出城去,正被一部元军追杀。元相脱脱因事回京,元中书左承贾鲁接掌军权,已率一部元军往濠州而来。
       至晚,元军前部两万余众已抵近濠州,相距二十里下寨。郭子兴得报,急召孙德崖相议。
       孙德崖说道:“徐州义军远多于我濠州,竟然如此不堪一击。似此,我濠州该当如何?”
       贾炽回道:“贾鲁善于水利,不知治军如何。只是,此番元军来的如此之快,可见其有必得之心。依我愚见,可趁其立足未稳,就在今夜袭其营寨,意在试探其兵力究竟如何。虽不能就此驱走来敌,但求灭其威风,使之不敢轻举妄动,以利我军徐作良图。不知两位元帅意下如何?”
       戴敬贤道:“此次元军能够速克徐州,可知治军者绝非泛泛之辈,这等小计,恐无用处。若再失利,则必堕我军心。”
       贾炽应道:“可遣一队在前,奔去偷袭,大队人马继后而发。若奇袭得手,大军趁乱杀去,或可尽戮元兵。若奇袭失利,敌军追来赶杀,我两营数万大军有备而战,也必不处下风。元军新至,我以逸待劳,胜算颇大。元军势大,今寻机逐一击破,总好过其大军尽汇于濠州。”
       孙德崖说道:”两军对阵,岂能指望侥幸取胜?郭兄若去袭营,我愿派遣一两千人前去接应。若是尽起大军以决胜负,我劝郭兄当从长计议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摆手说道:”既孙兄怯战,我自去袭营,不劳孙兄接应。“
       众人不欢而散。朱重八在侧,心觉贾炽所言有理,奈位卑言轻,不敢开口。贾炽见其神态,冲他摇了摇头。
       是夜,郭子兴命吕良带队袭营,恐失利后受制于孙德崖,踟蹰良久,不敢发大军做救援之备。贾炽无奈,叮嘱吕良道:”抵近敌寨,可大声鼓噪,见敌寨慌乱,方可进击。如若不然,便是敌军有备,可撤军回城。不求杀敌多少,能够探得虚实,便是大功一件。“
       夜半,闻知那边火光大起,郭子兴急忙登城来看,未几,孙德崖也赶了过来。郭子兴喜道:”莫非是吕良袭营得手?“孙德崖只是静观,一言不发。看得半晌,乃回帅府等候。
       天将欲晓,门卒报说有伤兵回城,急唤入来问,那伤兵回道:”随吕将军奔至敌寨,见其并无动静,吕将军带领三四十个骑兵破寨而入,显见是放火焚烧了营寨。岂料敌军从旁杀出,吕将军被乱箭射死,我等在后被数千敌军追赶十余里。去了一千,回来约莫只有六七十人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叹一口气,回后堂去了。孙德崖则心中窃喜。
       九日后,元军又有聚集,城中二帅相互掣肘,苦无对策,只能加固城防,以备元军攻城。朱重八百无聊赖,读书之余,便以石子模拟两军杀伐,幸得汤和回城,引荐多人相识,众人时常相聚一处,饮酒作乐,讨论行军见闻,倒也自在。
       月余之间,元军已聚众十万,郭子兴愁苦,这日正与贾炽一道登城巡防,闻刘盛回城,即刻回府召见。
       见礼已毕,刘盛说道:”听闻徐州城破,濠州危急,末将急忙赶回濠州,但凭元帅吩咐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问道:”元军现已聚集十万之众,濠州存亡只在旦夕之间,刘将军可有良策?“
       刘盛拱手回道:”但凭我手中一柄长枪,元军要抢濠州,恐非易事。有末将在,元帅大可以安坐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抚慰几句,令其回去暂歇,刘盛拜辞。
       二人坐定,郭子兴长叹一声,眼望贾炽缓声问道:”先生看刘盛如何?“
       贾炽回道:”一将之才而已。“
       郭子兴闭目长叹,二人垂首,再无他言。
       次日,郭子兴与孙德崖正聚在一处相议破敌之策,有卒来报:”敌军贾鲁亲帅五千人马前来骂城。“几人忙登城来看,但见城下敌军刀枪林立,杀气腾腾。贾炽向后一指,说道:”远处尘土大起,杀气弥漫,必有大队伏兵。这贾鲁治军,倒不可小觑。此时敌军杀气正盛,可于午后再战。“众人然之。
       及至午后,孙德崖亲帅两千人马出城应敌,刘盛率本部一千人助战,郭子兴登城布防。
       两阵对圆,一元将率先出阵,战不数合,被孙德崖部将杨先斩于马下,元军又出一将,被刘盛纵马赶去,一枪刺死。连胜两阵,义军士气大振。孙德崖部将纪平恐失了功劳,不等将令,呼喝之下带领一队义军五百人前去冲阵,直指敌方帅字旗。元军岿然不动,待纪平迫近,贾鲁手中令旗一摆,两翼骤起数百骑,瞬间将那五百义军吞没。刘盛、杨先急去救援,敌方万箭齐发,两人带伤而回,纪平被乱马踩踏而亡。城上贾炽急忙鸣金,孙德崖心中忐忑,整军回城。元军骂至将晚方退。
       此后数日,元军每来骂阵,义军只是坚守不出。
       朱重八见城中军民个个垂头丧气,人心惶惶,成待死之状,乃写出一份告示,书曰:”昔日徐州城破之时,人民尽死,财产皆毁,悲惨之状,骇人听闻。今濠州危急,倘不同心合力共保城池,一旦城破,敌人岂会独善濠州?"而后抄写许多,令丁辽四处张贴。丁辽为一九夫长,朱重八喜其信义,相交甚厚。当下城中军民看了告示,心知所言不虚,顿时振奋起精神来,皆言愿为濠州出粮出力,誓保城池不失。
       贾炽闻知此事,亲去揭了一张告示来,径往帅府,欲要进言请二帅加派专人操练民兵,以备元军攻城。贾炽边走边拿告示来看,忽觉脚下被硌的生疼,退后来看,见有数堆石子摆于阶下,或多或少,或大或小,各不相同。贾炽叫门卫来问,门卫回道:“百夫长朱重八常在此处拨弄这些石子,说是演习排兵布阵,我们也看不懂。”贾炽看看这片石子,忽然哈哈大笑,自言道:“大喜!大喜!”

举报 使用道具

回复
推荐阅读
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陆小凤涨停盘中打开涨停板的危险程度分析
股市中你所操作的个股随时都有可能拉涨停。涨停后是去是留,涨停盘中打开了何去何从?
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陆小凤炒短线的时机选择
  炒短线最重要的是选择时机,看准了就应立即操作,容不得半点儿犹豫。因为有的时候,
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陆小凤无量涨停个股买人时机的把握
  无量涨停板,指的是涨停当日成交量非常小,日换手率低于5%。这里的“无量”并没有固
熊市选股技巧
陆小凤熊市选股技巧
在熊市中并不是没有股票可做,有些股票也是涨得不错的。所以如果想在熊市中操作的
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云淡风清黑铁级涨停板: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
黑铁级,午盘14点至15点封死涨停。 这个时间段封死涨停的股票其主力实力非常一般,或者
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陆小凤反弹行情选股技巧
  在反弹行情中选股时,应选反弹走势形成之前跌幅较大的股票。这种跌幅较大的股票被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建议微信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图文热点

更多

社区学堂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